端午 咸与甜之歌

色清冷,带着一丝寂寥,隐然暗示端午将至。为数二十粽子的队伍于破晓时分启程,小枣泥粽子策马置身其间,满心焦虑又兴奋难耐。这次他总所学会了给自己包裹粽叶了,这是一个标志,预示着可与父兄同往刑场,一观粽子律法的执行。这是五月的最后一天,小枣泥粽子七岁。

死囚已被领至甜粽岭的高台上,他曾经是国王的马夫,御前侍卫豆沙粽子认为,他是咸粽国派来的奸细。小枣泥想起老奶妈粽子在蒸笼边说过的故事,不禁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她说咸粽子生性凶残蛮横,个个一肚子坏水,他们在深夜将自己装满梅干菜,诱拐年幼无知的肥肉追随他们,然后将他们生吞下去,使自己进化成为咸肉粽子。

然而眼前这个老粽子削瘦枯槁,他的粽叶已经枯黄,手脚紧缚身后,静待甜粽国王的旨意发落。他在北国酷寒中因冻疮失去了不少糯米,从他的衣服里翻出更多的浓汤。让小枣泥看得直犯恶心。

甜粽子们的气息在清晨的冷空气里交织成蒸腾的雪白雾网,甜腻甜腻的,父亲下令将墙边的棕犯松绑,拖到队伍前面。豆沙粽子们直挺背脊,昂然跨坐鞍背;小枣泥则骑着艾叶停在两粽中间,努力想表现出孩童所没有的成熟气度,仿佛眼前一切早已司空见惯。微风吹过栅门,众粽子头顶飘扬着甜粽城的旗帜,上面画着白底红枣。

父亲神情肃穆地骑在马上,满头棕色艾叶在风中飞扬。他修剪整齐的莲蓉里冒出几缕白丝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些。这天他的灰色眼瞳严厉无情,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个会在风雪夜里端坐炉前,娓娓细述远古咸甜粽子之争故事的粽子。他已经摘下慈父的容颜,戴上甜粽岭国王的面具,小枣泥心想。

清晨的寒意里,甜粽子们瑟瑟发抖,不错,他们虽然甜腻,但是他们果敢英武,多年以来甜粽子们一直以自己是甜点的身份为耻,这一刻是富有意义的,预示着战争又一次来到。甜粽的世纪即将到来“祭旗!”御前侍卫豆沙粽子高喊了一声。犯人被带了上来。

“我是忠于你的,陛下。”他高喊道。“争执咸甜是没有意义的!”

“闭嘴!”豆沙粽子恨恨地踹了他一脚。

“我从自己还是糯米的时候就跟随你啊!陛下!”那粽子依然不依不饶。

老莲蓉国王冷酷地看着他,他嘴微微抽动,发出沙哑的声音。“不错。”他仰望天空,“但是端午将至,不是我不留你,一切都是时势使然。”

那粽子绝望的瘫倒在地上。

“杀!”豆沙粽子大喊一声,刽子手一刀两断,将犯粽砍成了两截,他体内顿时散发出一股咸味,围观的众粽子议论纷纷,有的女粽子一时间昏了过去。但小枣泥不怕,他知道这就是战争。他能亲眼目睹处决犯人,也说明他将成为一个男粽子,而非小粽子。

这是他的成长。只是他也同情那个老粽子,也许,如果他不是咸的,他也不会遭此不测。

一枝利箭穿破苍穹,人们一阵惊呼,小枣泥被一粽子们扑下马来,他的头磕在地上,昏了过去。朦朦胧胧地,他听到有人惊呼。他是幸运的,只可怜那御前侍卫豆沙,他被射中了喉咙。

“敌人打来了!!!!是咸粽子们!!他们偷袭!!!!”人们纷纷喊道。

小枣泥昏昏沉沉,他想挣扎却也动惮不得,他觉得心口疼,那可炽热的枣泥之心。但他就是喊不出来。他觉得他被一个粽子拖着走。那个粽子拿起一根木棍往他头上再一次猛击。这一击让他浑身震颤,却也清醒了不少,他拿起随身的小刀奋力一刺,一股汤汁喷涌了出来,溅了小枣泥一脸,那粽子跌跌撞撞倒了下去,小枣泥奋力爬开他,他舔了舔嘴角的汁液,却让他震惊,这不是甜味,也不是咸味,这是……这是…….一种他不曾熟悉的味道.然后又是一次猛击,小枣泥趴在地上。

然后他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远处杀声震天,马蹄阵阵。

事发后第三天,消息才传到了咸粽湾。

咸粽城一片欢腾,咸粽子们涌进酒馆,大口咀嚼梅干菜,咸鸭蛋和肥肉,粽子们庆幸自己又一次迎来了和平。但其实他们心里也不怕,咸粽子们天生具有优越感,他们是主食,比那些沦为甜点的甜粽子们地位高的多。胜利已经来到,屠戮已经走远,只剩下狂欢,只剩下喧闹。

“不。”火腿粽国王看着涛涛的碱河水,“这只是开始。”他倚靠在火腿椅上,无力地说。

朝堂一片喧哗。

“可是陛下,甜粽岭已经被屠戮殆尽,国王不知所踪。”有粽子说。

“是谁杀了他们?是我们吗?显然不是,如果不是我们,又是谁?他们也会像屠杀甜粽子一样屠杀我们吗?”火腿粽子严厉地说道,他边走边说,一步步走出了朝堂,留下一屋子梅干菜粽子错愕的表情。

火腿直接冲进了另一间隐蔽在屏风后面的笼屉。笼屉的后面8个赤身裸体的粽子交织在一起,汁液横流。火腿粽子狠狠踹了一脚其中一个,骂道:“穿上你么的衣服。”这几个粽子抱起自己的粽叶,灰溜溜地走了,留下一个皮肤白皙,肌理之中镶嵌红枣的粽子,她是个甜粽。

“你应该检点一点。”火腿粽子厉声道。

“这样你就不会喜欢我了。”那粽子反击道。

火腿笑着说:“那当然。”然后一把搂住那红枣粽子,躺在了床上。这一刻,他感受到了短暂的欢愉,已经十几年了,为了咸粽岭,他已经操劳了十几年了。只有肉欲,只有她才让火腿粽子感受到了年轻,感受到了活力。

“你说是谁杀了那些甜粽?”火腿粽子问道。

“这我不知道,反正我没有被杀。”她笑着说。

“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亏你还是一个甜粽子。”

“可我现在在咸粽岭啊.”红枣粽子将手伸进了 火腿粽子的粽叶里,他感受到了一阵酥麻。火腿粽子想尽量保持自己的克制,自己的威严。他要色厉内荏,他要保持风度,却无奈,他是这样无助,无助地投入了温柔乡。

“罢了”他说。一脚把那红枣粽子踢下了床,红枣粽子愤恨地穿上粽叶,门外传来了些许地喧哗与骚动,国王知道,那时那帮愚蠢的咸粽子们在狂欢,但是他仍然很担忧,毕竟那些甜粽子们死得那么不明不白。

碱水从宫墙流入这个精致豪华的蒸笼,蒸腾成为水汽,发散在屋子里,这种碱水可以让他保持肌肤的弹性,变得透明。国王闭上眼,不错,国王最大的心愿就是征服蛮荒极北之地,而这时最好的机会,但是他还缺最后的终极武器,他在等待那一刻。

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那个红枣粽子推门而入,身后跟着一个裹着黑色粽叶的粽子。。

“来了。”红枣粽子有气无力得说道。

国王迅速地爬了起来,冲到那个粽子面前。他扒开那黑色的粽叶,映入他眼帘的是虾,是香菇,是一大堆他叫不出名字的东西。

“潮汕粽子…….”他默默地念叨。

“你把那个小枣泥粽子解决了吗?”

“是的。”潮汕粽子露出狡黠地笑容。“现在,轮到你了,国王。”

火腿粽子大叫一声,褐色的汁液溅了一地。

国王死了,城市乱了。

远古的先知,粽子们的祖先角黍说:“皇帝再怎样也是一条龙,这龙死了,洪水猛兽也就都出来了。”老火腿粽子出殡那一天,城市就发生了内乱,咸肉粽子屠杀了留守在城池的鸭蛋粽子,作为报复,鸭蛋粽子火烧了咸肉粽子的住所,只可怜那些最底层的梅干菜粽子,连同他们的卑微的生命,一同化成了灰烬。

饥饿,是最令人恐惧的。因为他潜移默化,不动声色。一寸一寸,一尺一尺沁入粽子们的肌肤,腐蚀粽子们的内心。大火过后,饥荒蔓延,灾民们冲击城堡,将城堡里的男女老幼,每一个粽子都吞噬殆尽,火腿粽子们连同他们的荣耀一同消亡,火腿粽子家族,从此一蹶不振。只有新君主前国王的兄弟小火腿羸弱地坐在王座上。瑟瑟发抖。

“陛下,你怎么了?”说话的是一个皮肤白皙,质地晶莹,镶着一颗红枣的粽子。小火腿知道那是他哥哥过去的女粽子。

小火腿什么也没有说。他走向窗外,昔日繁荣的伊比利亚咸肉港现在一片荒芜,但碱水仍旧奔流不息。

“陛下。”那女粽子又说话了,显得很急切。

“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,不去逃命?”

“因为你是我们的国王,过去是,现在也是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小火腿眼中闪烁。“你还把我当做国王?”

“当然。”我还会嫁给你。“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甜粽子。”

“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火腿家族的女粽子,你住不过是是个极北之地流落的女粽子,你只不过是我哥哥的妓粽。”新国王有些愠怒。

那甜粽子一声不吭,从怀里扔出一张纸,静静地放在桌子上,甜汁浸透,看来藏了很久了。

“你知道是谁杀了极北之地的甜粽子们?你知道为什么我一个甜粽子却混迹于咸粽岭这么多年却不被人发现?”那甜粽子接着说。

新国王一声不吭。

“你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那粽子将粽叶缓缓脱下,转过身去,小火腿粽子一屁股坐了下来。他看到那红枣粽子的背面,镶着一块肉。

“你…….你是双拼…….你是潮汕粽子!”

大厅里涌入一堆粽子,他们个个身上堆满了虾,堆满了香菇。他们都是潮汕粽子。

“为什么潮汕粽子要来我咸粽岭!!!”小火腿大叫。

“因为你们的时代结束了,包括甜粽,也包括你咸粽。只有我们潮汕粽子是这食物链的顶端。因为我们最为富有。你的哥哥曾想借我们的手杀掉甜粽子国王的继承者,却不曾想他自己也惨遭毒手。他自己说世事难为,可他自己不也是一样。”

那双拼粽子慢慢走向窗外,此时的伊比利亚火腿湾堆满了黑压压的舰船。像是乌云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存活下来的梅干菜粽子们城堡外面大声的疾呼,求国王让他们进去躲避。

“这是冰星粽舰队,看来他们已经来了。”

“谁?”

“星巴克大陆的冰星粽,我们的客人。我们的伙伴。趁着咸粽岭内乱,舰队才能有恃无恐进入咸肉湾,该我们上场了。”

一个潮汕粽子举起号角,向着远方奋力一吹,只见火球从舰队之中飞了出来,越来越高,在空中爆炸,热油洒满整个都城,火星降落,咸粽岭顿时浓烟滚滚。

咸粽子们的粽叶烧着了,由绿变黑,散发着糯米和肉烧焦的恶臭,他们挣扎着,有的跳进水中,由一个一个的粽子跑成了一滩糯米和一块肉,彻底肢解;有的则直接变成了烤粽子,葬身火海。年幼的国王被带走了,被架在高台上被迫目睹着一切。他大声疾呼,潮汕粽子门却熟视无睹,仿佛享受这一切,他们也确实在享受着这一切。

突然

炮声停了~~~~~~~

那双拼粽子有些慌张,她嘱咐另外几个潮汕粽子去看看,但他们还没有走出城门,就被一群硕大的粽子砍成了稀烂。他们外面包裹着坚硬的外壳,潮汕粽子们的长矛根本无法穿透,他们的糯米藏在深深地盔甲之中,一旦打开外壳,却是一股甜腻。

“竹筒粽子~~~他们怎么在那里!”那女粽子叫得更大声了。

刹那间,杀声震天,从远处的斜坡上冲下千千万万的粽子,苍老的莲蓉国王,驰骋香囊奔腾而来,城中的潮汕粽子大声疾呼,让冰星粽开炮,但是毫无回应。

“他们是不会开炮的。”小火腿淡淡地说。“因为冰星粽其实也是甜粽子”双拼粽子想要一刀解决掉小火腿,却被涌进来的竹筒粽子砸的粉碎。

城里又是一场屠杀,只是这是正义的屠杀,可正义的屠杀和邪恶的屠杀之间有什么区别?

这一夜,咸粽岭下起了大雨,又是一夜的血腥之夜。大雨将那些稀烂的粽子冲洗得干干净净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但什么都发生了。

小火腿静静地坐在国王大厅的地上,地上铺着咸粽子的徽章,但高台挂着甜粽岭的旗帜,旗帜下,是忧郁的甜粽国王。

“你都明白了吧。”国王说。

“明白了,你刻意让潮汕粽子屠杀自己子民,好让自己的实力隐藏起来,蒙蔽我们,蒙蔽潮汕粽子。你又坐看内乱消耗我国国力,你借势消灭潮汕粽子,也占领了咸粽岭。现在你赢得了拯救国家的美名,我只是没想到你怎么会连自己的儿子…….”

“嘘…….你不用说了,没人会记得的,我也不允许有人记得。”国王继续说。

“所以,其实你很久以前就和冰星粽联合在一起了吧。”小火腿慢慢的说。

“是。”

“那我感谢你,救了我,相信我们会和平,甜咸之争结束了吧。”

“不,我不拯救你。”国王接着说。

“什么!”小火腿瘫倒在地上。

“我已经占领了咸粽岭,我为什么还要你这个咸粽国王,你别忘了,甜粽子的使命。”莲蓉国王把自己的佩剑解了下来,扔给小火腿。“你自己解决吧。”

这一晚,咸粽城的咸粽子们一片哀嚎,他们哀悼老国王,因为他们的新城主莲蓉国王悲痛地说,火腿二世,也就是小火腿国王,被邪恶的潮汕粽子杀害了。

来年春,成百上千的咸粽子们集结成军,向着潮汕粽城进发,以期复仇,指挥他们的是甜粽国王——莲蓉。

来自微信jinanjizhe 暨者

2 thoughts on “端午 咸与甜之歌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